欢迎您进入李夜冰官方网站!
1222总访问人数
位置:首页 > 评论 > 融合与开拓

融合与开拓

发布时间:2019-08-28 17:57:04编辑:邹跃进来源:亿点网

试析李夜冰的中国画探索

自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李夜冰就一直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他在四十年代创作过版画,五十至七十年代创作过油画、年画和中国人物画。在此期间,李夜冰所处的历史正是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占据主流的时代,李夜冰像当时所有的艺术家那样,坚持走艺术为政治和大众服务的艺术道路,与此同时,他也在油画和中国人物画的艺术本体语言上,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和探索。改革开放之后,李夜冰的艺术创作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即开始从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文艺方向,转向对艺术本身的研究、探索和实践,专心于中国山水和花鸟画的探索和创造。我在本文中主要讨论的就是李夜冰在八十年代艺术转向之后的艺术创作及其意义和价值。

很显然,李夜冰的艺术在总体上承续了二十世纪中国画以来的传统,这个传统在我看来,不仅表现在艺术形式和审美趣味的革新和创造上,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有一种对待中国古代绘画传统的特定态度。这种态度,简单地说就是在西方文化冲击下,中国画家在艺术创作中对中国古代传统文人画的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态,那就是既要否定传统文人画远离现实生活,不食人间烟火的文化意味和审美趣味,又要继承它的笔墨语言和相应的艺术惯例。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十世纪以来的中国画就是在这种对待传统文人画的复杂关系中,开辟出一条新的艺术道路的。我认为李夜冰在八十年代之后专心于中国山水和花鸟的艺术探索时,实际上已深受这一传统的影响。不过,在此我想特别指出的一点是,与二十世纪早期中国画改革的先行者比较起来,李夜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从事山水和花鸟画的创作时,面对的已不是一种传统,而是两种传统,即中国古代以文人画为代表的老传统,和二十世紀以来中国画改革之后的新传统。正是这一特定的历史位置,使李夜冰获得了超越前人的思考和实践中国画的优越视角和立场。

李夜冰站在新老两种传统之间来思考和实践中国山水和花鸟艺术的这一特征,使他特别重视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改革所取得的成果。在我看来这主要表现在李夜冰的艺术作品在总体上呈现出充满阳光,清新明朗,生气勃勃,乐观向上的艺术风格和审美趣味。从花鸟画的角度看,这一新的传统与海派,特别是吴昌硕,齐白石,以及新中国成立之后持续不断地对传统花鸟画的视觉语言和审美趣味的改造有关系。在山水画上,二十世纪形成的新传统则与早期的岭南画派,以及解放后的长安画派、新金陵画派等山水艺术家对传统文人山水的改造和变革相关联。所以,我们能发现在李夜冰的花鸟艺术中,没有中国古代文人花鸟画所崇尚的愤世嫉俗、孤傲冷僻的艺术倾向,在他的山水画中则没有传统山水画所重视的那种萧条淡泊的审美趣味。

尽管说李夜冰在总体上继承了二十世紀以来中国画发展所形成的新传统,但是他仍然根据自已对艺术的认识和对生活的体验,对这一新的传统进行了变革,形成了自己独立的艺术风格,为这一新的传统做出了贡献。原因在于,李夜冰在他的艺术思考和实践中,极其重视中国古代文人画家关于笔墨语言的观念和实践,对于推进中国山水和花鸟艺术发展的重要性。这样,在李夜冰的艺术中,就形成了两种传统之间的对话和融合,并通过这种对话和融合,使李夜冰超越了新老两种传统的制约,开拓出了一条新的艺术道路,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表达了一种新的审美理想。

对明朗清新,富有现实感和现代性的艺术风格的探索,使李夜冰在山水和花鸟艺术的创作中显现出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不拘一格地使用色彩及其色彩间的强烈对比,以达到出人意料之外,又符合审美规律的视觉效果,同时又不失传统绘画的韵味。究其根源在于李夜冰对色彩的重视,其其笔”,“色墨混用求其韵”。所以,我们能发现在李夜冰的作品中,用色就像用墨那样具有用笔的力量和意味,而在色彩与墨的混用与组合中,李夜冰特别善于用墨色的浓淡干湿,与丰富的色彩形成和谐统一的色调。色彩的纯度愈高,他用的墨也就更深更浓,如在《夕阳映辉》《圣火之花》《夜纽约》《五彩湖》等作品中,由于用了深重的墨色,使画面上绚丽灿烂的色彩显得更加光彩夺目,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与此同时又不实也是对以水墨至上的传统文人画的否定式的继承,这是因为在李夜冰的艺术六法中,第一法和第二法谈的就是色与墨的问题。他说:“以色代墨见失传统水墨艺术的神韵。从某种意义上说,对色彩的大胆使用和有效控制,是李夜冰的中国画探索的一大特色。

也许是由于李夜冰是在中西文化的冲撞和交融,新传统和老传统的差异和比较研究中,同时探索山水和花鸟艺术的,所以,在艺术形态和审美意趣上,他的中国画都具有在画种的边缘地带游走和融合的特征。这些特征具体表现为在花鸟画中,李夜冰引入了观察山水的视角,如在《.叶枯杆萎香远去,留得清塘任鱼游》《出淤泥》等作品中,他把荷花置于相应的自然环镜中,并用西方的焦点透视展现它们与荷塘、大地和天空的联系,由此而营造出了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审美境界。而在山水画中,如在他创作的山西民居系列,异国风光系列作品中,李夜冰几乎同时采用了中国的山水、花鸟、西方的风景,以及中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和西方现代的抽象艺术等各种各样的方法,以表达气象万千,丰富多彩的现实世界的艺术特征,如《古城飞雪》《铺面雅趣》《巧手织秋容》《尼亚加拉幻想曲》等作品,都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当然,这并不是说李夜冰在每一幅艺术作品中,都同时采用众多的艺术手法,事实上他是完全根据对象的特征和他自己的艺术感受来使用最有效的艺术方法的,同时也与他转益多师,画过油画,研习过工艺美术,考察过世界各地的艺术,从而在艺术思想和表现技法上具有较全面的修养有关系。正是由于这种艺无定法和无法而法的自由,使李夜冰的艺术既有一种明朗欢快的总体基调,同时又具有丰富多样的艺术风格。

很显然,李夜冰在艺术语言上的创新求变,都是为了更好地表达对象和自我的精神世界。他笔下的花草世界,晋中的山村与民居,大自然与异国的风光,之所以都充满生机,富有活力,都是因为李夜冰对人类生活的这个世界充满了无限的热爱之情,对一切生命都充满了敬意的缘故。事实上,也正是艺术家的这种爱与对象生命的物我交融,使李夜冰的艺术获得了催人奋发向上,让人热爱生活与生命的精神力量。


(本文作者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

更多相关